第三百五十八章 不可说,不可说

陆仁杰持枪回防,沉住心神,越是这个时候,越不能有丝毫的慌乱。

紧握长枪,一招一式,自成方圆。

求的就是一个稳字,不急不躁,荀越此时还奈何不了陆仁杰。

不过,荀越也发现了这点,但是又有些无可奈何,因为一旦放弃了攻势,那就会瞬间再次陷入被动。

那个时候,才是真的没有半丝机会。

荀越的武道,讲究的是以巧破力,运用足够的技巧,破开一切。

不过,也需要有着力的地方,能有施展开的余地,而不是像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