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 变通之法

诸般事宜安排妥当后,温凰便下令封锁了栖凤阁。

除非涉及曦凰宫生死存亡的大事,否则谁也不许来打扰她,包括寇仲和徐子陵。

密室中。

温凰盘膝坐在蒲团上,深吸了一口气,闭目凝神,心念转动之下,蜕变大法的功力悉数被她纳入‘会阴’的生死窍中。

将丹田和周身经脉化为一空。

随后,早已烂熟于心的星辰变口诀在温凰的脑海中浮现。

八脉汇流入气海,意守一念力如山……

同时,她打开了第一处窍穴的封锁,浑厚的精元奔涌而出,源源不绝。

熟悉的感觉,一如当年她初次练成《七杀真经》时那般。

精元流入经脉,受心法口诀引动,迅速被转化成星辰变真气。

这门功夫曾经是她的立身之基,眼下二次重修,如同行走在一条以往走过的道路上,自然是得心应手,驾轻就熟。

时间在无声无息中悄然流逝。

幽暗的密室中,用来照明的烛火突然微微摇动起来。

以温凰为中心,屋里凭空生出了一股气流,令她的长发无风自动,飘扬而起。

原本她因为将自身功力藏气于窍而变得孱弱的气息,此刻随着这股气流再度开始强盛起来,并且在飞速壮大。

历经一次蜕变重生,温凰的体质更胜从前,根骨经脉比之以往变得更加强横,所能承受的功力也就更加庞大。

伴随着功力的增长,窍穴中的精元逐渐的被抽空。

一个、两个、三个。

当第四个窍穴中的精元消耗近半的时候,温凰蓦地睁开了双眼,霎时眸中一阵精光爆闪。

她的气机已然增长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程度。

更有一股磅礴无匹的霸道气劲从她身上逸散开来,震得四周帘幔激荡,猎猎作响。

感受着体内澎湃如潮的雄厚真气,温凰此番不但让星辰变的功力恢复旧观,甚至再上层楼。

平复了真气,温凰旋即又陷入沉思之中。

她从邪帝舍利中吸取的这些精元,数量之巨似乎有些超出了她的预估。

但是她却不能再利用这些精元增进功力,因为一旦如此,势必会导致她和双龙的功力失去平衡。

若是相差过于悬殊,届时就算吸了他们的功力,非但无法融合,还会导致功力反噬,害人又害己。

可放任这些精元不用,又未免有些可惜。

从这次修炼的过程来推算,剩余的这些精元足够她将虚空灭和轮回劫也修炼到极高的层次。

她完全具备在短时间内,依靠自身用另一种方法修炼成三部宝典武学的条件。

但其中的风险也是相当大的,稍有不慎,没有把握好其中的尺寸,就很有可能会爆体而亡。

诚然,蜕变大法在身,并且已经死过一次的温凰并不是很畏惧死亡,但是死亡之后,身死道消,精元也会随之消散,这世上已再没有第二颗邪帝舍利了。

另外,还有一处关键在于,她还有另外一个问题没有解决。

如果贸然行事,等她再度蜕变重生的时候,还是无法恢复原来的男儿之身。

死,必须要死的有价值才行!

至于原本的计划……

时至今日,温凰愈发的无法下手了,她心软了。

人都是有感情的。

就算养只狗,时间久了,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也会心生不舍,更何况是两个口口声声叫她师父,并且立志要为她打下江山的徒弟。

念及至此,温凰脸色浮现出嘲弄之色,呵呵一笑。

只不过,笑的人是她自己。

寇仲和徐子陵以诚相待,她却在暗中算计两人,想想平日总将以诚待人这四个字挂在嘴边,她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脸疼。

“唉——”

幽幽一声长叹,温凰皱着眉头,思忖着自己煞费苦心安排了这一切,先是收双龙为徒,而后又谋取舍利精元,眼看着胜利的果实已经近在眼前,却又望而却步。

到头来,不过是白费心机,确实可笑。

诶!

等等!

温凰想到舍利精元的时候,忽地灵光一闪。

“邪帝舍利,邪帝舍利……”

温凰嘴里不断重复着,须臾后,猛地一拍大腿,面露狂喜之色,放声大笑起来。

就在刚才,她突然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。

邪帝舍利乃是魔门历代邪帝用来存储毕生精元的东西。

以这个特性而论,如果可以得到舍利,将内中清空,然后温凰就可以将星辰变的内力灌注进去。

接着,她再利用体内剩余的精元,先后将虚空灭和轮回劫练成,分别灌入舍利当中。

如此一来,她就可以重新用《吸功大法》一次性将三种功力同时再吸回来,这样就差不多变相是有三个人在被动传功给她。

以往,温凰的思维被限制在固有的三种修炼方式里,以至于忽略了在这方世界中特有的一些东西,可以打破她的僵局。

困扰多时从问题,终于有了解决的方向,温凰如释重负,就连念头也变得通达无比。

恍惚之间,她福至心灵,一种奇妙又美妙的感觉无端而生。

头顶百会,双足涌泉之中,天地灵气涌入的速度陡增,仿若天河倒灌,地泉喷涌,同时体内的真气也随之呼应,自行运转开来。

“啵”的一声。

星辰变真气仿佛打破了某种瓶颈,自然而然的晋入了更高的境界,从‘星辰万变’推至了‘星辰极变’的层次。

顷刻之间,她的功力百尺竿头,又进了一步。

温凰脸上露出几许了悟之色,心中亦是感慨万分。

武功修炼到一定境界之后,想要再进步,就不是单纯精进功力的问题了,更重要的是心境。

若是心有挂碍,便如明珠蒙尘,不得通透,功力自然无从进步。

长舒了一口气。

温凰伸了个懒腰,自蒲团上长身而起,脸上洋溢着微笑,昂然负手走出了密室。

时正晌午。

风和日丽,明媚的阳光让温凰感到有些许刺眼。

不等她叫人,俩道人影已疾闪而至,赫然正是寇仲和徐子陵。

“恭迎师父出关。”

“你们两个来得到快。”

温凰笑盈盈的看着两人,不必再因为算计两人而心存愧疚,她现在感觉心情无比的轻松,愉悦之极。

寇仲奉承道:“适才我和陵少突然察觉到这里气息暴增,师父闭关半月有余,想必是大有所获。”

温凰莞尔一笑,然后竟是毫无征兆的出手,右掌一翻,‘金仙大罗掌’携撼天动地之势,气劲勃发,毫不留情的向两人迎面拍去。

两人见状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这是温凰在试探他们。

相互对视一眼,默契顿生,锵然一声,寇仲自腰间拔出‘井中月’,徐子陵右臂一振,‘亦邪’似灵蛇吐信自袖口滑落。

刹那间,寒光迸射。

两人眸中红光一闪,神刀斩与天邪剑势,同时劈斩而出,不闪不避,直面迎击天刑掌劲。

轰!

掌劲立时砰然溃散,而刀锋剑芒也在同一时间光华尽敛。

“很好!收放自如,证明你们的神魔一念已经入门,可以控制自己的魔性了。”

徐子陵将亦邪收起,笑道:“全赖师父教导有方。”

“我闭关这段时间,可有什么事情发生?”温凰随口问道。

寇仲收刀回鞘,沉声道:“魔门暂时没什么动静,但是李阀已经攻下了长安,拥立了一个傀儡皇帝。

据说是杨广的一个孙子,名叫杨侑,年仅十三岁。”

温凰想了想,又问道:“李孝常下场如何?”

寇仲回道:“城门失守后,李孝常败降于李世民麾下,如今仍旧是长安城的守将。

他疑惑道:“师父因何对此人格外在意?”

温凰神秘一笑:“时候到了,你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寇仲闻言不再多问,忽地瞥了一眼徐子陵,嘿嘿笑道:“师父,还有一件事,前几日咱们这来了一位贵客。”

温凰见状,顿时心中了然,亦是看向了徐子陵,面露揶揄之色。

“让为师猜猜,可是师姑娘来了?”

徐子陵却是脸色不变,正色道:“师姑娘现在正由玉致作陪,她的来意,似乎是为了师父您。”

他话音刚落,就见宋玉致和师妃暄迎面走了过来。

“凰姐姐,你终于出关了。”宋玉致脸上笑意盎然,欣喜的来到温凰身边,一把挽住了她的手臂。

师妃暄微微颔首道:“妃暄见过宫主。”

温凰挑眉道:“师姑娘芳驾降临,怎么,令师居然没有阻拦你么?”

师妃暄沉声道:“邪王重出江湖,必定会引起一场纷乱。

师父回去之后便开始闭关静修,以期将本门绝学再进一步,这样才能更好的应对即将到来的浩劫。”

温凰恍然,心中暗道难怪。

若非如此,梵清惠绝对不会放任师妃暄这般轻易离开慈航静斋。

徐子陵惊讶道:“这么说,师姑娘你竟然是偷跑出的?”

师妃暄淡淡道:“当日在杨公宝库外,我发现师父似乎隐藏了一个秘密,这个秘密似乎还与我有关。

我曾试着询问过师父,但却被师父训斥了一顿,说我在胡思乱想。”

她目光深深凝视着温凰,问道:“从宫主和家师的对话看来,想必也深悉其中的缘由,不知宫主可否为妃暄解惑?”